• <blockquote id="wcayq"></blockquote>
  • <input id="wcayq"></input>
  • <samp id="wcayq"></samp>
    <label id="wcayq"><sup id="wcayq"></sup></label>
  • <blockquote id="wcayq"><samp id="wcayq"></samp></blockquote>
    注冊忘記密碼

    增城視窗

    查看: 2959|回復: 0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[歷史/文化] 增城區朱村街橫塱村"阿娘鞋"荔枝的感人傳說

    [復制鏈接]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樓主
    發表于 2018-3-8 15:26:19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廣州市增城區朱村街橫塱村,那里的荔枝很有名,漫山遍野都是老荔枝樹。荔枝成熟的時侯,串串的果實壓彎了枝頭,匯成一片,映紅了半邊天空。在增城,橫塱是荔枝品種最多的一個村。襟兄是有名的荔枝販子,每年荔枝花開,就要跟人判荔枝,眼光很準,光看花勢,就能判斷出能掛多少果,排除天氣的影響,基本包賺不賠。對荔枝,他自然是見多識廣。

    他說他還有一棵荔枝,可能我聽都沒聽過。果然,那種荔枝很特別,樹頭樹身都很粗,但枝丫不多,樹葉也很稀疏,仿佛秋天落了葉一樣,像個殘弱的老人。結的果也不像其它荔枝那樣成串,稀稀落落的這里一個那里一個。我爬上樹,摘了一個,嘩,好大!比普通的大得多。我吃了一口,好爽好清甜,沒有渣,比糯米糍、桂味好吃,唯一不足的是大核。襟兄說,這種荔枝叫“阿娘鞋”,關于這種荔枝的來歷,還有一個凄美的傳說呢。

    也不知是什么時候了,村里有一個苦孩子,很小就死了父親,與年輕的寡母相依為命。母親很辛苦,白天下田,駛牛耙地,做著只有男人才能做的農活,晚上在昏暗的燈下為孩子補衣裳。孩子也很乖,很小就能幫母親放牛放鵝。孩子沒有鞋,總是打赤腳,冬天里,腳面起了爆裂,滲出血絲。母親心疼,找來碎布,一針一線為孩子做了一雙布鞋。有一天,孩子撿到一顆很大的荔枝核,種在屋前的池塘邊。

    荔枝核發芽了,伴隨著孩子一天天成長,孩子終于長大了,可以幫母親駛牛耙田了,母親感到無比的欣慰。有一年的農閑時,孩子說想學點手藝,于是跟了一個外地來的木匠穿鄉過縣。也許是天意弄人,在外地的一個墟上,孩子被拉了壯丁,被帶到很遠的地方去打仗,一打就是十多年。當他回到家時,不見了母親的蹤影,房屋破敗,門檻長滿了青苔。別人告訴他,母親已死去幾年,他一去不返,母親盼他盼得失了明,死得十分凄涼。

    母親的墳已長滿野草,孤零零的躺在荒野,旁邊樹上的烏鴉啞——啞——地叫個不停。他長跪在母親的墳前大聲痛哭,淚水一遍一遍染濕他的衣衫,眼睛被滲出的血水腌得迷迷朦朦。“娘,孩子來看您了,孩子不該離開您,一刻也不該離開您。我苦命的娘啊,您九泉之下知道您的兒子已回到您的身邊嗎?”他用頭狠狠地撞擊著墳頭,手大力地撕扯著自己的胸膛。那份悲愴,那份凄慘,讓村里的每一個人都流干了眼淚,讓天上的行云都靜止不動。

    這一年,橫塱村的荔枝大豐收,大大小小的山頭都是火紅一片。人們請來所有的親戚朋友,都吃不完樹上的荔枝,于是有人用荔枝來打仗取樂,瘋狂一番。就此形成了一種風俗,流傳至今。也是這一年,他小時種的那棵荔枝也結出了滿樹的果實。這荔枝很特別,誰都說不出是什么品種,他見果實很大,長長扁扁的,輕輕一捏,像花生一樣爆開,又像兩只鞋底相對拼起來的鞋,想起母親為他做的鞋,就給荔枝起了個名,叫“阿娘鞋”。(作者:朱佩堅)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